彭松:特色小镇PPP风险提示及流程指引-城镇发展-创新智库-全经联网 -

全经联网

全经联网 首页 创新智库 城镇发展 查看内容

彭松:特色小镇PPP风险提示及流程指引

2017-2-6 11:53| 发布者: 全经联网 |表态:5 | 评论: 0

[摘要]   全经联城镇发展委员会委员、北京荣邦瑞明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创始合伙人彭松先生是城镇建设投融资专家,先后牵头实施完成了数十项产业园区、城市新区的咨询项目;参与编写了《投融资规划》、《政企合作(PPP) ...
  全经联城镇发展委员会委员、北京荣邦瑞明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创始合伙人彭松先生是城镇建设投融资专家,先后牵头实施完成了数十项产业园区、城市新区的咨询项目;参与编写了《投融资规划》、《政企合作(PPP)——新型城镇化模式的本质》等著作。以下为彭松先生在“全经联特色小镇投融资模式创新研讨会”上做的主题为《特色小镇PPP风险提示及流程指引》的分享内容。
  感谢全经联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与大家交流。这两天会议下来,关于特色小镇、PPP,以及很多实务的东西大家已经听到了, 在此,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这些东西以外的内容。
  首先从两本书开始说起。第一本书是《破解城市建设困局——长阳模式解读》,这本书是2009年写的。 2006年的时候,我们做过一个整建制镇的镇区开发投融资咨询项目,就是后来的“长阳模式”。当时做这个项目的时候,背景我感觉跟大家现在所面临的困惑差不多,虽然它是一个整建制镇,但是这个镇在永定河滞洪区的范围内,之前不能搞城市建设,只能发展农业或者临时产业,是一片白地,也有点像特色小镇最开始介入的一个阶段。另外它所处的位置非常好,大家可能不太了解长阳,它是房山区的一个乡镇,而且是房山区离北京最近的乡镇,就在五环边上,大家现在去看五环,包括北京周边都发展得非常好了,但是2006年的时候,五环外还是一片不毛之地。2005年,永定河滞洪区规划调整,长阳镇不再属于滞洪区,整个镇区释放出来10平方公里连片开发的建设用地。对于开发企业来讲,如果能成片开发一个区域,是获益最大的,这个规划刚刚做完,就有很多投资人找上门来想要地,当时国家刚刚开始搞土地招拍挂,还可以搞一些协议出让。在这种情况之下,当地政府比较困惑,说这么多投资人来找我,我怎么跟他进行合作?或者我以多少钱的价格能把这个地卖给他?这个可能是当时政府非常困惑的问题。所以当时找到我们,最开始就说你给我算算账,这个区域这么多地,要建这么多的基础设施项目,规划已经做好了,到底怎么把规划的目标能够实现?我要投多少钱?将来通过卖这些地得卖多少钱把这些投入收回来?这是最简单的需求,现在很多特色小镇的政府也会面临这些问题,我们去投资的时候也会面临这些问题,小镇投了这么多钱,靠什么收回?需要多少时间?能不能得到应得的回报?
  所以当时在这个背景之下,我们给整个镇区做了一个投融资规划,这个规划做完以后解决了几大问题:
  一个是把整个镇区的资金平衡方案做出来了,到底多少地价能够支撑这样投资开发的任务?钱从哪里来?将来拿什么还钱?
  二是把村庄拆迁补偿方案做出来了。镇区开发避免不了跟当地老百姓和村庄打交道,拆迁如何去拆?补偿如何去补?如何能够调动村民的积极性,让他参与到建设当中来,这个事情需要考虑,所以这里面我们重点解决了人的问题。
  三是解决了开发时序的问题,大家知道无论是3平方公里还是10平方公里都不可能一年两年全建成,肯定要考虑从哪个地方切入,怎么按合理的时序安排做这种投资、融资包括开发建设的工作,这个问题我们给他做了一个详细的安排。
  最后,解决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政府和企业投资边界的问题,因为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搞PPP,很多时候做得不好的情况就是政府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企业也不知道该投什么,整个规划很多,到底哪些适合政府干,哪些适合企业做,开始就要有非常明确的投资边界划分。我们在2006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这个工作了,把镇区里面到底政府投什么、企业投什么,一开始就明确划分出来了。政府考虑的就是我要投资范围内的东西如何去融资,不属于我投资范围内的我怎么去招商?这个就是政府要考虑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到2009年才写了这本书?因为一个镇区开发周期至少10~20年,不经历三五年时间无法检验之前的理论是否成立。我们在2009年经历了三年的开发,这个区域已经成为一个比较好的区域,而且很多的投资人特别是一些国内比较知名的投资人,都介入到这个区域里,直接印证了我们之前的规划设想,所以就写了这本书,这个是相当于我们跟小镇结缘的一本书。
  第二本书是2013年写的,叫《政企合作》,这本书的英文名就是PPP。现在我们把PPP翻译成“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这个比较拗口、比较长,不符合中国人的发音习惯和阅读习惯,但是政企合作其实早就有了,PPP也不是什么新的东西,都做了几十年了,所以我们当时写这本书的时候就叫《政企合作》。国家真正推动PPP是2014年以后,我们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就预见了中国会进入政企合作或者PPP时代。这个应该算是我们跟PPP结缘的一本书。
  之所以会写这本书,一个是对我们国家这几十年的发展脉络进行了梳理,中央提出PPP不是拍脑门,头脑一热就做了,也不是本届政府才做的这个事,而是早就开始谋划这个事了,只不过是到了这个阶段,可能到这个时间点释放出来而已,而且是必然的,即使是2014年不提,2015年也会提;2015年不提,2016年也会提,这是一个发展趋势,而且会贯穿未来二三十年,所以大家不要担心PPP干了几年就黄了,或者换了政府就不做了,这个大家不用怀疑,PPP是未来中国发展必须要遵循的一条道路,所以借这本书跟大家分析一下未来发展趋势。
  有了这两本书,大家应该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现在能讲特色小镇和PPP,至少我们在这个领域里面做了十几年了,而且在理论层面、实务层面都有一些经验,今天跟大家交流一下我们的想法或者经验。
  我想从四个方面来讲,有详有略。一是特色小镇怎样炼成的,第二是成功要素,第三是PPP模式,第四PPP的流程解析。
  特色小镇的特征,从这四个字上就可以看出特色小镇的基本特征。首先是特,这个很明确,产业有特色、优势非常明显才行;色,可以理解为颜值高,很多特色小镇要求按3A景区的标准来打造;小,相对于整建制镇,规模就是3平方公里,是一个小镇;镇,最需要去解读,跟之前的园区开发、片区开发、新城开发不太一样的地方,镇是功能完备、自成体系的。
  基于这个内涵,到底怎么打造?昨天有专家说看政策,这个我很同意,所有的东西都要看政策,但是除了看政策以外,在中国做事还需要听领导讲话。政府的领导讲话包括政府工作报告,其实是非常具有指导性的一些东西,也是所有做投资、做开发的人必须研读的。浙江前省长李强 2015年底的时候在省委机关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特色小镇是浙江创新发展的战略选择》,这篇文章我认真看了很多遍,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干货”。
  第一,浙江为什么可以做特色小镇?文章中写道:浙江利用自身的信息经济、块状经济、山水资源、历史人文等独特优势,加快创建了一批特色小镇。我标出四个红色的是属于特色小镇的基因或者浙江省的基因,因为信息经济、山水资源全国很多地方都有,但是块状经济和历史人文可能是更核心的东西。首先说块状经济,所谓的块状经济,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