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经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全经联网 首页 创新智库 文章接龙 查看内容

王志纲丨我们为什么还活着?这十大原则不能丢

2018-4-23 10:03| 发布者: 全经联网客服| 查看: 4222| 评论: 0|来自: 智纲智库

摘要:   坐在这里,我就和大家唠唠家常吧。这次年会除了例行的流程外,我们还组织了新员工培训,本来只针对入职一年以内的新兵蛋子开课,没想到各中心报名非常踊跃,几乎除了少数老红军以外,“八路时期”、“抗日时期” ...


  坐在这里,我就和大家唠唠家常吧。这次年会除了例行的流程外,我们还组织了新员工培训,本来只针对入职一年以内的新兵蛋子开课,没想到各中心报名非常踊跃,几乎除了少数老红军以外,“八路时期”、“抗日时期”、“解放时期”的老革命都报名了,接近70个人参与了两天三夜密集的、复合型的培训,大家都反馈收获很大。

  

  这个时代什么都不缺,缺的是智慧和理论。智纲智库能够在行业里遥遥领先,就因为我们有一套成熟的理论。没有理论的公司只能在大时代里随波逐流。我们花巨大的心血和精力来组织培训,就是为了给大家打开理论的大门,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如果你珍惜这次机会并用心学习,就会得到迅速的提高。说庸俗点,这是一次超级福利;说崇高一点,是希望在座的年轻人们,能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代的把这份事业继承下去。这是我要说的开场白。

  

  今天下午在银湖走了一圈,看着水帘洞,我就想起当时段明(深圳中心总经理)的形象,一个站起来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的小姑娘,古灵精怪,段明在下海前很聪明,把老公留在体制内,分了套房子,这也算是“一国两制”最早的践行者(全场笑)。

  

  我对路虎(上海中心总经理)的印象也很深,他居然是第一个在深圳买房子的人,不知道他钱怎么来的(全场笑),我当时就在想,路虎这个东北佬太蠢了,一有钱就买房子,还买在关外!现在回头来看,这个老路真是有战略眼光啊。聪明人分两种,一种是谋定而后动,想明白了才动手,还有一种就是先干了再说,事实证明,这种无知者无畏也挺不错。

  


  但在当时艰苦的环境下,路虎和云亮租一间屋子,里面住着几条大汉,卫生环境也不太讲究。回看水帘洞,十多个人挤在麻雀大的地方,头顶的换气扇呼呼的转,这种地方怎么能办公呢?

  

  我的办公室相比之下条件还算最好的了,外面的小格子更加拥挤,员工中最受欢迎的是个打字员小姑娘,一帮狂蜂浪蝶整天围着讨好人家。文案写出来后,要交给那个小姑娘打出来,校对后再重新打一遍,效率十分低下。

  

  路虎是这群人中第一个买了电脑的,怎么又是路虎?(全场笑)之后陆陆续续大家才用上了电脑,这个家伙的钱是哪里来的?我一直不知道。(全场笑)然而就是在这个逼仄的地方,我们接待了许多叱咤风云的人物,做出了许多大获成功的项目。

  

  虽然当时日子苦,但大家都非常乐观,以云亮为代表的同志们,做了一件非常坏的事,就是“老鼠偷油”,几乎偷光了我家里的茅台酒,这还要追溯到98年我们为茅台做策划,当时茅台不太景气,我就和他们的领导层说说“这样吧,你们也比较困难,就不用付钱了,拿茅台酒来当策划费吧”最后拖了一卡车茅台回来,说实话平时我自己不怎么喜欢喝酒,但我们家就像公共码头一样人来人往,以云亮为代表,撺掇着路虎,天天来偷酒。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偷掉三分之二了,最后只留下三五箱三十年老茅台,那些酒现在要是保留下来至少值一千万,所以记住啊,你们喝掉了我的一千万(全场笑)。

  

  路虎当初的酒量吓我一跳,在茅台项目汇报完毕的时候,茅台上下群情振奋,董事长、总经理亲自上阵,摆开盛宴拿出好酒来招待我们,席间不停的推杯换盏,估计路虎和云亮一人至少喝了一斤,这两个家伙还没喝够,晚上跑到茅台镇上挨家挨户敲门找酒喝,最后搞到了几瓶啤酒,回忆起来真是岁月如歌啊。

  

  今天告诉大家个好消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智纲生活的于总用那些没被偷的三十年老茅台,勾兑出了超茅酒,这是一种情怀、一段故事,今天晚上大家好好地品尝我们的超茅酒!能喝尽量的喝,人生得意须尽欢,看谁能超过当年的云亮和路虎。(全场笑)

  

  那是一段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艰难岁月,但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候加班是常态,天天晚上灯火通明,但大家非常快乐。现在回想起来,从水帘洞时期开始,王志纲工作室就注入了幸福的因子。幸福对于年轻人来说,其实就是选择合适的职业,判断标准有三点,一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二做自己有感觉的事,三坚定不移的干下去。成功是顺带的结果,不成功也问心无愧。

  

  在水帘洞里印象最深的会面,就是见龙湖集团吴亚军两口子,她给我手写的信现在还保存着。经此一役,我发现人的成功有其必然的因素,当时的吴亚军还是一个只有两千万身家的重庆丫头,但就已经开始琢磨战略问题了。这封信大意有三:一是在北京听了我的演讲,非常激动;第二就是务必要来拜访我,不为别的,就是要来买明天;第三是这些钱打水漂了也无所谓,希望和王志纲工作室共同探索,怎么把龙湖打造成为百年老店?

  


  见吴亚军是我人生第一次谈正规的合同,知识分子的习气一直伴随我到现在,当时觉得君子不言利,一提到钱,舌头就打结。平时谈项目,想好的10万,一开口就变成6万了(全场笑),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当时云亮和成都市政府谈合作的时候,他问收我多少钱,我心想着150万,但是又怕喊出去被拒绝,项目就黄了,后来就改成80万,谁知道人家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云亮急的和我跳脚:“哎呀!早知道人家答应的这么爽快,150万不就完了嘛!”后面的项目全部按照80万来谈的,也算是设定了标准。不过事后来看,也正是因为我们身上那种知识分子的耿介和率直,为我们开启了新的时代。

  

  话题回来,当时和吴亚军谈的时候,她坐在沙发上等着我的报价,那天我算是前所未有的憋足了劲,“200万!”那也是我第一次喊出两百万,当时的两百万和现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吴亚军自己的身家也才两千万。但这时候就看出气魄来了,吴亚军和老公对视了一下,一个字“行”,这事儿就定下来了。这对我也是个挑战,日后我再谈收费五百万、一千万也不会发憷了,当然现在也不用我喊了。也是从那时候起,建立了工作室的文化,我们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水帘洞纪元第二年的时候,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起起落落,很多故事书里都有,就不说了。对我启发最大的,就是我开始思考,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们到底要建立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就无法形成理论和思想,老毛说:没有思想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别人的。


  

  回顾历史,恒星与流星闪耀夜空,很多人光芒万丈,但却转瞬即逝。二十四年前和我一起出发的人,回头看很多已经不知所踪,徒留一地鸡毛。我们不敢自称恒星,但总算是还在朝当初的方向前进,我们常用常新、看家立命的法宝是什么呢?想来想去,还是二十年前我起草的工作室十诫:


  

  这条理论提出于当时的大环境,但现在依旧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很多知识分子都在考虑如何赤裸裸的挣钱,上市圈钱也好,变现也罢,但凡挣钱的门路都生冷不忌。我们创业初期也面临着这个问题,下海的时候多少诱惑扑面而来。我们都知道,出售智慧,出售思想,做咨询是发不了横财的,我们帮助很多人发家,但是自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很多人和我说“王老师啊,我们跟什么都可以过意不去,但是不能和钱过意不去。”我就对他讲了这个故事。曾经有一位中国的首富找我合作,我应邀去了他的企业。没想到他的抠门简直难以想象,公司里只有一个厕所,钥匙还在他包里,公司高管想要上厕所还得跑到对面的公厕。第一次谈的时候他就说“王老师啊,你是策划行业的领军人物,我是中国首富,咱们这强强联合可是不得了,所以收费打五折行不行?”我还没开口谈价钱,他就开始坐地还钱了,我感觉浑身不自在,所以后来坚决不和他合作,很多人给我做思想工作,说机会难得。但我坚决反对,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就是我们的本质,我们追求的不是利润最大化,而是价值最大化,大家一定要记住,工作室的人出去,没有必要为了钱低头。我们年会分享的成功案例,并不挑挣钱最多的,而是要挑最有价值的,二十多年来智纲智库的传统就是从不下指标,不以挣钱多少论英雄,而是要比谁能够做出无愧于这个时代、无愧于自己的案例。

  


  这条理论源自一次次的灾难,叛变和颠覆得出的血的教训。如今“办黄埔”已经成为了智纲智库的特色,智库的人才观就是着眼于长远而非眼前,我们用很多精力来培养大家成为革命的同道人,一起走的更远。即使你离开了,带着工作室所学,也能走得顺、走得稳。之前我们可不是这样,用的基本都是身怀绝技带艺投师的人,今天旧地重游,就和过电影一样,一幕幕画面在我眼前闪过,波澜壮阔的江湖奇侠传仿佛在我面前上演。

  

  当时从社会上招的人确实有本事,但是江湖气也很浓,有一个潮州佬,是华杉的师兄,是中国最早市场化的那批人,他们起初在珠海混社会,和希特勒啤酒馆暴动的故事简直如出一辙,甚至不知道下一碗饭在哪里,但都对明天充满希望;他们一个个穷困潦倒,他们一个个野心勃勃;花五分钱买一罐马上要变馊的啤酒,在啤酒馆里就开始讨论国家大事,唇枪舌剑;晚上十二点打烊后,就找个老乡家寄宿,全部家当就是一件皱巴巴的西服,十几个人在地板上和衣而睡,第二天打理一下就又出来闯荡了,就这样漂在江湖上学了不少本事,也沾染了很多江湖气。

  

  这个潮州佬来了后,干得不错,直到有一次我派他到福建去做项目,当天深夜,那个福建老板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务必要和我汇报一件事:“你们派来的这个总监,饭桌上东拉西扯的聊半天,最后落脚到这么几句话,你们找王志纲工作室收费这么高,最后干活的还是我们。你拿五分之一的钱给我,我全力以赴的帮你!效果是一样的。”这个潮州人犯了个天大的忌讳,他自己还没意识到,那就是天下的老板一般黑,老板和老板才是一条战壕的人。


  

  这样类似的事情,在那个年代时有发生, 除了管理上的内忧,99年的时候还产生了很严重的外患,市面上出了本叫做《中国房地产大典》的书,里面公开说“老师,下课吧!”,这个老师就是代指我王某人。基本上通篇就是大字报,就差没明说王志纲工作室是骗子了,那篇文章最后结尾说到,在中国房地产策划界,有的人现在看起来是先贤,但很快就会成为先烈了。

  

  而且更严重的是,这个东西出来后,全国最起码上百家报纸转载,题目变成《策划大师遁形记》、《王志纲逃之夭夭》什么的,一时流言满天飞。当时云亮正在做星河湾项目,有一天去了黄文仔的办公室,一推门,黄文仔突然“砰”的一下把手里的书合上,云亮眼尖,看到了就是那本《老师,下课吧!》,场面一度很尴尬。

  

  在这种内忧外患的背景下面,一些员工们就开始出现困惑,红旗究竟能扛多久?还有人甚至哭哭啼啼,说我们是来投奔革命的,谁知道革命这艘船就要沉了,一时人心涣散,整个团队遇到了重大危机。所以说创业和革命一样,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如今我们像是一艘航空母舰,劈风斩浪,追根溯源也是从当时的小帆板进化而来。


  

  恰好当时工作室要从水帘洞搬到玫瑰园,我就做了个重要决定,宣布解散工作室,这批身怀绝技的江湖人全部礼送走人,另立山门。我得出最深刻的教训就是“治军必先治校”,一支军阀队伍是走不远的,一定要打造革命队伍。这也是当年孙中山被各路军阀叛变后得出的深刻结论。原来我们太着急,觉得培养学生军三年太长了,现在看来,用三年时间培养可以管三十年。

  

  在玫瑰园就开始办第一届黄埔,班主任是路虎同志,副班主任是段明同志。后来我们得出经验,智纲智库的管理不是企业管理,是知识管理、素质管理,因此才总结出那句话:礼治君子,法治小人,无为而治治圣人。

  

  你们将来肯定会遇到猎头来挖你,因为挖智纲智库的人简直太值了,一本万利。但是其实真金是挖不走的,因为比钱更珍贵的是价值、理念、追求和自我实现。当一个人在智纲智库这个平台上找到了自己感兴趣,有感觉的,能实现自身价值的事业的时候,再多金钱都是挖不动的。

  

  曾经黄栋做一个项目,给书记汇报的时候,书记很震惊,认为这小伙子口齿伶俐、思路清晰,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安排厅长来亲自挖黄栋。那个厅长后来才告诉我:“王老师啊,你们这个团队太吓人了,像共产党的革命先烈一样,怎么拉都拉不走,我们直接给处长的位置,谈了三次毫无效果。”这其实不是待遇的问题,黄栋遇到的诱惑不是个例,这也是你职业生涯中的一次考验。有人会对于工作室的这种文化感到不适应,本质上和我们就不是一路人,智纲智库秉承的一直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道路,不搞任何灰色交易,永葆自身的尊严。


  

  我们今天能够一骑绝尘,永远创新靠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看家法宝,一套方法论。这套方法论来源于马克思主义加王阳明心学,我的专业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兴趣爱好是毛泽东思想,我最感兴趣的是王阳明心学。这些东西都要花功夫去研究的,从马克思主义里汲取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结合王阳明的知行合一,铸造了我受用一生的方法论。

  

  大学毕业后我在社科院里面做研究,也算是坐了几年学术的冷板凳,写了几篇论文,但毕竟还是停在笔上。所以我很感谢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沧桑之变,给我们这代人践行的机会,十年新华社的记者生涯,帮助我用这套方法论去解剖中国的变迁,上至城市的顶层设计,下至企业的发展战略,这套方法论也锤炼的越发深刻。离开体制创立工作室的二十五年里,通过成百上千个案例的实践,打通前后四十年,最终构成了智纲智库的方法论。

  

  王阳明的心学也非常有价值,但我们不去蹭所谓的王阳明热,不去磕头和祭拜,这股风潮无非是现代人包装出来的结果,藉古人之名敛今人之财无可厚非,但是宗教化、尘世化的心学,其实丧失了它作为理论的调性。智纲智库最宝贵的财富,就是我们一代代薪火相传、不断完善的方法论。今天各中心分享的过程中也在有意无意的用它,我觉得非常好,也许在座的所有人都会背口诀,但是真把方法论变成立体的、科学的十八般武艺去使用,至少得十年八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个“器”就是方法论。这也是我们领先于其他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两三天的培训其实只是为了带大家入门,希望你们在日后知行合一的实践过程中,慢慢的体会和感悟它。当这些能力融化到血液里,成为你与生俱来的本事的时候。你就会感受到任总的那种情怀,非新勿扰,不是新东西他不兴奋。这个时候你渴望高山、渴望大海、渴望每天的太阳升起,这个时候你的生命就是有价值的。


  

  “创新”是我们的核动力,智纲智库最大的价值就在于我们从来不满足于重复自我,我们永远在追求“非新勿扰”的快乐,中国这个特定的时代又给我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挑战。我们就像登山家一样,刚刚翻过乞力马扎罗雪山,珠峰就在前面等着,这就是登山家最大的幸福。自我实现是人生最大的成就感!

  

  因此在工作室,我们的评比和考核不是你挣了多少钱,而是你又登了几个新的山头,破了几个题?

  

  今年我们做了很多有战略价值的项目,石家庄、重庆九龙坡、斯里兰卡、青岛体育产业、新土改等等,这些项目要的就是突破精神和创新精神。最好的项目永远在明天,这样才能越干越有劲、越干越有尊严感。


  

  丙方的观点就是不卑不亢、立场超然、角度独特。我十年前就以这个名字写了本书,可谓是轰动一时。很多人看了后都在感慨,居然还有这种活法。我记忆很深刻,张志宇曾经偷偷的和我说:“这本书有个章节专门骂老板,把衣食父母都得罪了,我们以后靠什么吃饭啊?”我和张志宇说啊:“刘皇叔的江山是靠打出来的,不是靠哭出来的。我们当然要有服务意识,但是绝对不是迁就老板。”

  

  《丙方的观点》这本书出来后,竖起了我们的旗帜,打出了我们的招牌。正因为我们持着丙方的观点,不迎合也不冲撞,而且还能站在“三老满意”、“ 两场统筹”等最大公约数的立场上来看待问题,这反而成了我们的价值所在,很多政府和老板请我们去,就算得出了与他们相同的结论,他们认为也很有价值,因为我们是站在第三方超脱的立场来鉴定他们的判断对不对。

  


  很多人一直不懂这条理论,曾经有人对我说:“王老师的团队有本事,但是只和小老板合作,很少有大客户。”后来见了这个人我就告诉他:“工作室不是不能跟大老板合作,而是所有的大老板都是从小老板起来的。任何老板要成龙上天,相当于一颗卫星,三级火箭助推才能送上去,而最关键的是第一级火箭,几乎所有大老板们在尚未发家,有求于你的时候,都展现出了人类最优秀的特质,进取、谦虚、敢于挑战、尊重知识,几乎集中了成功的所有优点。这个时候我们才去帮助他、孵化他。

  

  到了第三级火箭的时候,老板们已经大富大贵,人性的弱点自然暴露无疑,名也要、利也要、权也要,这时候他们不需要老师了,需要的是擦鞋拍马,高呼老板英明的人,我们秉承着独立的丙方立场,是不可能摧眉折腰去讨好谁的,所以分手也就成了必然。”

  

  曾经合作过的一个老板,项目火遍天下,他也成了全国政协委员,身边围满了奉承之辈,这个老板到京城总请我吃饭,我偶尔去过一两次,席间真是谀词滚滚,有人说:“王老师啊,我们老板已经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了呀!”我说:“他是什么领导呢?”“全国政协委员啊!”我听了都忍不住笑,正常人听到这些马屁都浑身肉麻,但是这位老板听了浑身舒坦,红光满面,顾盼生姿,一开口就是国家要如何如何。他发表完“高论”后看着我,想让我恭维几句,我的性格大家都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坚决不恭维。不仅不恭维,还很尖锐的指出他的不足,自讨没趣两三次以后,他再也不找我了(全场大笑)。

  

  所以我们就要当好一级火箭。长白山项目之后,王健林提出要和我们合作五年,我断然拒绝,因为长期合作是不可能的,我太了解老板了,模具开出来以后,肯定要交给职业经理人,大规模复制。也就丧失了合作的基础,因为我们是丙方,只有老板才能认识到丙方的价值,会承认和尊重丙方,职业经理人就事论事的思维方式是不行的。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火箭将卫星送到预定位置后,就要学会自动脱落。


  

  工作室的传承方法,就是师傅带徒弟,哥哥带妹妹,毫无保留、口授心传的授徒法。这点我感到很自豪,很多人都说这已经不合时宜了,但我认为这是工作室的核心价值观。路虎现在带的上海团队很不错,但他每次讲话的时候,都忘不了云亮,从某种意义上说,云亮是路虎的第一个师傅。

  

  路虎来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功夫带他,正好茅台和遵义红花岗区两个项目上马,路虎刚来了三天就去出差,第一个师傅老张病倒了,第二个师傅云亮又接替上来。这就是工作室口授心传的授徒法,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尤其是任总,带出一大批徒子徒孙。

  

  所以在场的80后、90后要记住一句话,在工作的过程中一定要善于积极主动的找师傅,吸取灵气,这是成长的最快方法。



  

  工作室一直秉承着同流而不合污的原则,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们没有营销部,也没有公关部,全都是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自己送上门来,我来选。顶多是张铁匠送客户点香肠,算是联络下客户感情。像段明你不给我送香肠就算了,我还给你送?任总更不用说了,出国一遭,生意有些清淡,走一圈就又忙不过来了,实力在这里摆着。为什么我们能做到?我一直和大家讲,我们要做到:“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平时半干半稀。”

  

  大家不要着急,有的时候可能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两三个月没有业务,根本没必要慌。从长远角度说,有这种时间大家更应该集中起来好好修炼内功,学本事。机会永远不缺,我们要做的,就是迎接山洪暴发,等待革命高潮的到来。

  

  二十多年的历史说明了这个问题,社会大势好的时候,我们是教练,帮助企业跑的更快;经济形势差的时候,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只要我们好好把教练和医生的内功修炼好,永远不会亏的。

  

  我们常说的变压器、调频道,其实主要目的就是让对方明白我们造的是原子弹。如果对方被迫用了原子弹的钱买过去,但是却当成手榴弹用,最后两败俱伤,我的金娃娃被你当成黄铜卖了,你觉得效果无几,埋怨我,我自己还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我们的项目也要遵守二八定律,百分之二十是战略性项目,百分之八十是常规性项目,常规性项目多锻炼新人,战略性项目要全力以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均衡前进,这就是原子弹和手榴弹的辩证法。


  

  我们为什么一而再的来水帘洞开会,因为这是梦开始的地方。一路走来,真正有价值的是你曾经路过的风景,沉淀下的精华,水帘洞留下的是我们的芳华,按照“区块链”的说法,我们能在这里找到一种极大的共识,充满电后,我们才能更好的再出发。长达二十五年,我们一直和整个中国共进退,积累了丰富的案例,我们的策划师跑遍了祖国各地,这些案例是我们的史料,也是我们的宝藏。新员工来到智库必须上的一课就是学习经典案例,研读案例可以温故而知新,复盘案例可以学习方法论。

  

  我们以后至少要建立三个库:案例库、资源库和思想库,这三个库建立起来,我们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民间智库! 我们的愿景早就很明晰,智纲智库要致力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在座的各位都是历史的见证者和创造者!(完)


雷人


路过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中国网  人民网  新华社  中国日报  国际在线  凤凰网  今日头条  新浪新闻  东方财富  全经联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全经联网-全产业、新经济、联发展

Powered by 全经联网 X3.3 ( 京ICP备09077143号

© 2008-201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