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洞察丨电竞小镇的未来——路在何方(上篇)

2020-07-13 16:59吕梦怡
7

作者简介

吕梦怡

文旅咨询事业部

天津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硕士,擅长城市新区、区域旅游、城市产业等领域的策划。



目录


1. 电竞小镇的典范——波兰卡托维兹

1)先天优势——交通区位
2)先发优势——押宝入局
3)赛事优势——牵引成链
2.电竞小镇的第二种可能——太仓天镜湖电竞小镇


“电竞”一词真正走进国内大众的视线,源于一场全球赛事。2018年,“英雄联盟”第八届全球总决赛(S8)中,来自中国赛区的IG战队夺冠。随后的第九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9),来自中国的战队FPX再次夺冠。“世界冠军”的光环加身,让电竞从“不务正业”转变为“为国争光”。


人们对电竞原有的负面印象逐渐褪去,开始意识到它作为一种新兴运动的魅力和它巨大的市场潜力。据艾瑞咨询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将突破1400亿,用户规模将达到5.2亿人次。


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民众接受度升高的双重背景下,不只有腾讯等巨头企业抢滩市场,更有多地政府纷纷下场竞逐。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广州、杭州、成都、重庆、西安等一线、新一线城市都在发力电竞,一些中小城市也纷纷加入“赛道”,它们多以“电竞小镇”为载体,如重庆忠县、江苏太仓、安徽芜湖、湖南宁乡等。


但与传统体育赛事相比,电竞产业长期以来未能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要想在电竞产业链中成功“掘金”并非易事。与上海等大型城市相比,电竞小镇的前路更加模糊不清,风险重重。


2017年之后,多个电竞小镇相继“失声”,在当地新闻网站、搜索引擎甚至政府网站上检索,它们的动态基本都停留在2017年。例如,安徽芜湖曾与腾讯签订框架协议:将探索建设集电竞主题公园、电竞大学、文化创意园、动漫产业园、创意街区、腾讯科技创业社区、腾讯云大数据中心等新业态于一体的特色小镇,并引进举办QQJOY(企鹅动漫游戏嘉年华)和QGC(QQ手游全民竞技大赛)等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电竞品牌赛事活动。2017年,QGC夏季赛总决赛正式落户芜湖。不过,此后再未有两项赛事总决赛在芜湖举行的消息。其余如电竞主题公园,也没有相关动向发布。


在国内的诸多电竞小镇中,重庆忠县是走的最为“坚定”的一个。忠县是一个100多万人口的临江县城,位于重庆中部,距离主城区180公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忠县都是三峡库区的传统农业县。由于位于三峡库区腹地,在“长江大保护”的背景下,一些传统工业受限发展,农业难以带动全县致富,传统文化旅游也反响平平。2016年,忠县以240.7亿元的GDP收入在重庆38个区县中排到24,属于市级贫困县。


但就是这样一个贫困县,却押宝电竞,宣称要以全县1/6的年GDP收入(40亿)打造电竞小镇。2017年5月,国内规模最大、最专业的电竞场馆——三峡港湾电竞馆开工建设。忠县国有平台公司通达公司投资了14亿元,1000多人不分昼夜赶工,在7个多月内完成了主体场馆,总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可容纳6000人。为缩短工期,场馆没有用混凝土结构,而是采用全钢结构。在12月23日这一天,电竞馆正式开赛。全县几乎每一条街上都悬挂着比赛的横幅,县里的人都跑来看热闹。政府组织大巴车停在长江大桥路口,免费载着人们去三峡港湾电竞馆看比赛。


“进度条”推进到这里,每个人都希望看到忠县因电竞而成功,看到这个三峡小镇因电竞重焕新生,因为每一个努力、善良的“公主”都应该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公主”,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遇到“王子”。


真实的现实状况是,2019年,忠县的电竞馆只使用了大概10次,其中还包括一场重庆市第四届篮球联赛开幕式、一场网络音乐节和一场击剑比赛。虽然忠县已吸引1000多名“网红”主播,实现税收超过2000万元,还吸引了几家上海的游戏研发公司落地忠县,但高投入、低收益是个不争的事实。忠县似乎也意识到了发展电竞的难处,当地政府强调,要放大电竞的概念,只要是泛文旅、泛数字经济,都可以导入电竞小镇。但未来,这个走的异常“坚定”的电竞小镇,仍然不知道路在何方。


那小镇就不应该做电竞产业吗?不!波兰卡托维兹,用实际行动演绎了看似“青铜”的小镇如何成为“王者”!


电竞小镇的典范——波兰 卡托维兹


卡托维兹位于波兰南部,城市人口30.24万人(2016年),是上西里西亚工业区的主要城市,也是该地区的交通运输中心和科学文化中心。自19世纪以来,这里就是欧洲煤炭产业的心脏之一,产煤量占到波兰90%以上,被称为“波兰煤都”。随着煤炭行业的衰落,卡托维兹陷入了经济发展和环境的双重困境,1989年3月,更是被宣布为生态灾区。


卡托维兹区位
图片来源:google maps


卡托维兹的工业厂房
图片来源:Pixabay


在这样的境况下,卡托维兹曾以创意产业探索城市转型,但每年对创意经济投资4500万欧元,而最为盈利的三大音乐节每年仅能为卡托维兹的经济发展带来270万欧元的收入,收效甚微。


因此,卡托维兹以电竞为新的转型方向,以小镇之姿成为欧洲的电竞中心!2017年,因电竞比赛来到卡托维兹的游客数达到了17.3万人次,超过了卡托维兹一半的人口;2018年,为期6天的IEM英特尔极限大师赛为当地带来的收入就高达2200万欧元。正如海外电竞圈中流传的一句话:如果你没有到过卡托维兹,那么你对欧洲电子竞技一无所知!


卡托维兹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关键在于它逐步形成的三个优势:


1) 先天优势——交通区位


卡托维兹虽然是一个人口只有30多万的小城,但交通区位的优势却非常显著,接近欧洲主要都市,如布达佩斯、布拉迪斯拉发、维也纳、布拉格、柏林和华沙等。航线覆盖欧洲主要城市,100公里范围内就有三大国际机场,极大的便利了欧洲的电竞爱好者齐聚卡托维兹。


卡托维兹
图片来源:Pixabay


不只有便利的航线,卡托维兹还是跨欧洲运输走廊上的重要节点。全欧交通网络(TEN-T)9条核心走廊之一的波罗的海-亚得里亚海走廊(Baltic-Adriatic Corridor)、泛欧运输10条走廊(Pan-European corridors)的3号走廊,均穿过卡托维兹,为这个小镇带来了极高的可达性。


2)先发优势——押宝入局


在2013年初的电竞“蛮荒时代”,电子竞技爱好者还属于小众群体,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卡托维兹率先嗅到了大型赛事对于用户的吸引力,主动接洽赛事承办方电子竞技联盟(Electronic Sports League, ESL),提议将IEM全球总决赛放在卡托维兹举办。在ESL副总裁Michal Blicharz的牵线搭桥下,IEM大师赛顺利落地卡托维兹。


2013年1月17日,卡托维兹第一次举办英特尔极限大师赛(IEM)。在比赛开始之前, Blicharz对这次比赛的举办还是充满担忧的,他说道:“之前从未有人在能够容纳1万观众的体育场内举办过电竞赛事,我们很害怕这个地方到时候空无一人。”但他的担忧在开幕式前一小时就全部消除了,因为尽管外面严寒刺骨,却依然有1万多名观众在Spodek体育馆外排队等候。


第一次举办IEM的成功让卡托维兹更加确定了电竞的潜力,迅速和ESL达成合作,将卡托维兹确定为IEM总决赛的唯一举办地,并于2014年,推出专门的法案,出钱出力,支持IEM在本地的举办。自此,在欧洲,电子竞技这项运动同卡托维兹这座城市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并一同刻进了欧洲人的脑海中。


到现在为止,IEM已经在卡托维兹连续举办了8届,也成为了电竞“铁粉”每年必到的朝圣地。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举办方决定比赛空场举行。一位来自突尼斯的电竞爱好者Mouadh站在“飞碟体育场”大门外时,才得知观众无法进入,他说:“那感觉就像一口气喝了两品脱兑着伏特加的啤酒,把我呛得泪流满面,我不知该如何去形容自己的失望和悲伤。”

 飞碟体育场图片来源:wikipedia @Jan Mehlich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