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勇:数字经济已发展到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时代

2022-07-04 19:38
264

【编者按】

2022年6月24日,在第二届腾讯STAC科创联合大会上,国务院参事、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主任石勇先生发表了关于数字经济的主旨演讲。

石勇先生是全经联首席数字经济顾问,也是即将于2022年7月8日-10日在成都幸福公社开营的第十四期全经联企业家孵化营的导师,将在7月9日为企业家学员们讲授《数字经济与企业创新》课程。


(以下内容整理自石勇先生于2022年6月24日在第二届腾讯STAC科创联合大会上的发言)


今天我分享的报告是“数字经济的发展与未来”,跟大家讨论一下我们国家数字经济目前的发展状况,未来应该怎么发展,主要讲三部分的内容。


第一,数字经济是以大数据、智能算法、算力平台三大要素为基础的一种新兴经济形态。


数字经济的主要思想很简单,就是以算力平台为基础,运用智能算法对大数据进行储存、处理、分析和知识发现,进而服务于各行业的资源优化配置和转型升级,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我的看法也很简单,首先,没有大数据做支撑,相当于米都没有也无法做饭。其次,没有算法那就不能创造价值,价值是靠算法支撑、通过算法寻找支持的;最后,如果没有平台,那么数据就不可能存在。这三者的关系是非常清楚的。


一看大数据。目前一个比较通俗的定义认为,大数据是数字化时代的新型战略资源,是驱动创新的重要因素,正在改变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2013年5月的第462次香山会议中,我们将大数据定义为来源众多、类型多样、大而复杂、具有潜在价值、但难以在期望时间内处理和分析的数据集。大数据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政府,二是企业,三是开源。关于大数据必须明确这样几个观点,首先,大数据不是全体,而是大样本,大样本比小样本更具有普适性。其次,大数据是从粗糙中寻求精确。最后,大数据必须从相关关系中把握因果关系和预测未来。


二看智能算法。到目前为止,人类分析数据将近有300年的历史,最初起源于英国统计学家理查德.普莱斯用遗产税务数据来计算并预测了人寿保险和国债。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人工智能的分析市场开始,这里就不是看数据的形态,而是看数据的内容结构,是用机器学习的方法对数据进行处理、挖掘并发现知识。而近20年来的数据挖掘方法是面向图像、文本等非结构化数据的大数据分析新方法。


大数据分析具备三大基本原理,首先,大数据分析是一个决策过程。它将问题转化为数据表示,用数据挖掘方式进行计算,最后达到知识发现,并且得出的知识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异的。其次,大数据分析的机器学习原理。情况不同,模型的生命力也就不同。比如说信用卡是4个月,保险是3个月,而股票是每天。最后,大数据分析是智能知识的发现,而不是简单的数据挖掘。将数据挖掘的结果拿出来是一阶问题,而二阶问题是通过智能知识管理以达到决策支持。


与此同时,大数据分析也面临一些挑战,一是非结构化数据的结构化。即如何通过数据融合实现对文本、图像等非结构化数据的结构化处理。二是数据的复杂性与不确定性。即如何从不同场景角度全方位复原和展现大数据整体复杂性及不确定性。三是数据异构与决策异构的关系。即如何用数据与决策异构性的关系有效地支持决策。


三看算力平台。就算力平台来说,其储存分析主要由互联网数据中心、云计算平台等实现,而它的表现形式分别有集中式算力(超级计算、云计算)和分布式算力(电脑、手机)两种。针对算力平台与双碳目标的关系,主要面临两个现实问题:一是算力基础设施能耗不断上升,2020年我国数据中心年用电量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2%,以12%的的速度增长;二是能源结构仍以传统能源为主,算力设施整体电耗的70%来自传统能源,碳排放问题异常突出。


第二,国际数字经济的发展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而国内数字经济的发展在“十三五”期间取得较大成效,优势与挑战并存。


过去30多年国际数字经济的发展可以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的技术准备期,美国政府将建设“信息高速公路”提到战略优先级,计划投资4000亿美元,用20年时间实现家庭电信光缆的全覆盖。这一时期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有IBM公司的转型,其从生产型企业转成服务型企业,重点从硬件转向软件和服务。第二阶段是2000-2010年,这段时期是数字经济商业模型的快速繁荣期,具有代表性的有ebay、amazon等。第三阶段就是2010年至今,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时代。国际数字经济发展的领先之处主要有三点,一是法律与政策先行引导,比较典型的是美国模式和欧洲模式,美国先后出台了30余部法律与政策,明确了数字经济等主体的权责,欧洲模式则是通过《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来保障个人数据信息安全。二是创新驱动企业发展。三是完善的市场形态。


再来看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十三五”期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从最初的11万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39.2万亿,占GDP比重为38.6%。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超过45万亿元,在GDP中的比重超过40%。“十三五”时期我国数字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一是数字产业化规模不断壮大。互联网企业2020年收入同比增长12.5%,大数据产业2020年规模同比增长29.6%。二是区域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比如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成渝双城这四个大区的发展。三是产业数字化转型步伐加快。2020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生产设备数字化率达到49.4%。四是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比如传统行业的线上化,新增互联网营销师、网约配送员等25种职业。五是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建成了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已实现网络通、数据通和业务通。六是数字服务改善民生。比如在线教育、线上办公、网络购物、无接触配送等。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具备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数字技术研发优势。具体来说,十八大以来我国已经形成系统性、科学性、前瞻性的顶层设计,而我国庞大的网民基础是数字经济的原始动力,完整的产业链基础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有效保障,同时我国基础研发队伍庞大,具备开展数字技术科研攻关的能力。但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仍然面临一些挑战,一是数字经济大而不强。虽然我国超算数量位居全球第一,数字经济增长也很迅猛,但总算力水平仍有待提升,产值规模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二是“卡脖子”工程亟待突破。虽然中国操作系统市场已经达到千亿规模,但桌面端仍由Windows主导,移动端由安卓和IOS垄断。在重点国产化方向中,操作系统的国产化程度最低;三是数字经济国际话语权仍需提高


第三,关于数字经济发展的建议。


一是持续强化数据开放与数据保护。数据开放与数据保护“两手抓、两手硬”,以市场为导向构建数据流通新生态,同时正确处理政府与民营企业的关系,引导民营经济以社会价值为导向健康发展。二是持续推动大数据职业技能培训。应重视中高职学校大数据职业技能培训。三是持续加强“卡脖子”工程政策扶持力度。政府应协助“卡脖子”工程开辟市场,以软带硬,鼓励头部企业用市场化方式投资“卡脖子”工程,支持大型平台带动中小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四是加快建立“一卡一码”民生服务体系。打破政府部门间的数据壁垒,建立统一的公民信息服务机构和公民服务大数据平台,用“一卡一码”开展民生服务。五是加快建立面向全社会的征信体系。通过征信立法构建覆盖全社会的征信体系,将个人信用评分作为个人在社会中的标签,将企业信用评级作为企业的信誉标志,实现政府、企业、个人三者的信用社会价值最大化。六是积极争取国际话语权。参加各类数字经济相关国际组织,如开放政府联盟;在“一带一路”中强调“绿色”与“数字”协同发展。


(完)


第十四期全经联企业家孵化营即将于2022年7月8日-7月10日在成都大邑县幸福公社开营!第一次课课程安排如下,欢迎咨询报名!


全经联企业家孵化营联系人:

李昕阳 13146472913

姜旻男 18810564153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